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恩怨江湖情未了

2020/01/24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恩怨江湖情未了欲能止,情难了,岁月无痕杀人的刀。往事如烟随风飘,却留相思系发梢。即便武功好,江湖易闯情难逃。回眸瞧,只落个乌发未白心已老

恩怨江湖情未了

欲能止,情难了,岁月无痕杀人的刀。往事如烟随风飘,却留相思系发梢。即便武功好,江湖易闯情难逃。回眸瞧,只落个乌发未白心已老,空烦恼。倒不如把酒一杯对天高,邀月一醉睡九宵,睡九宵。裴天龙在华山脚下的一块大石上,用食指写下了这些伤感的词句。这时,能仁寺的忘尘大师云游到这里,看过后,淡淡地说:虽说人生自古伤离别,但过于伤感毕竟劳神伤体。

你这么年轻,武功又高,竟写出这样的词句,岂不要荒废一生?裴抬头看了看忘尘大师,道:请大师明见。忘尘道:关于情爱,老衲不便多言,我送你几个字吧说完,他也用手指在裴的词句后面写下了一切随缘,不必强求八个大字。裴仔细看后,点了点头。多谢大师指点,晚辈明白了。忘尘又道:裴大侠,请你记住,有缘就随缘,不要放弃。缘尽就放手,不必强求,否则会坠入苦海,不能自拔,荒废大好光阴。裴天龙点了点头,觉得大师说的有理。曲无忧,你无情无义,还敢与人谈论情爱,今天非要你的命不可!突然,一阵奇异悲凉的怪音,由远而近地飘来。紧接着一阵狂风大作,一黑影猛地从天而降,忘尘和裴天龙都是武林顶尖高手,也没觉察此人是从哪里,怎么落下的。

二人仔细看来,是一个六十多岁,披头散发,面目丑陋的老妇人。书中暗表,此人正是与忘尘年轻时有一段恋情的于莫愁。【忘尘大师就是当年于莫愁的师兄,曲无忧】于莫愁冷冷的道:我们相恋之事被师傅知晓,将我们逐出师门,你躲到寺中清净,而我孤苦伶仃凄苦半生,生不能和你在一起,死也要和你一起去阴曹地府话音未落,一招泰山压顶,手中骷髅爪猛击忘尘。

忘尘只是躲闪,口中道:于师妹,我们已这把年纪,往日那些情还是忘了吧。忘了,哈哈,哈哈于一阵苦笑,又凄苦地说到:感情的事说忘就能忘吗?你成天云游,倒是消闲自在。我隐居山林几十年,与狼虫为友,虎豹为伴。也不知自己是人是鬼,这些情债我要你拿命来还。。忘尘心知往事一言难尽,没想到几十年了她还在牵挂自己,可出家人出家不想家,能拿什么来补偿呢?但他不敢多想,毕竟二人还在过招,他拿出了七分内力与于莫愁过招。数招过后,忘尘的双掌和与莫愁的双爪粘在一起。二人同时用力,头上都冒起了白烟。眼看二人要同归于尽,裴天龙岂能见死不救,他大喊一声,拼上性命也要用双掌将二人分开。但他内力毕竟不抵二人,反被二人弹飞出去,落入悬崖,生死未卜。而曲于二人同时轰隆一声炸响,化为灰烬。

可怜了这对有情无缘人也不知过了多久,裴天龙从昏迷中醒来,仍好像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看见一俊秀女子笑咪咪地站在面前,很像乔雅琴。他急忙上前抓住女子的手:雅琴,我真想你呀!但那女子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待裴仔细看时,又惊又羞,站在面前的竟是一个陌生女子。四下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屋子也是座陌生的草房。他急忙松开了握女子的手。那女子早已羞红了脸。我不叫雅琴,我叫兰若屏。黑白双剑是我的父母。他们这几日参加邙山比武大会去了,我一人在家闲得发闷,今天上山采药,看见你趴在树上昏迷不醒,又发现你受了内伤,便把你背回家中。你醒了,我给你端药。裴自是感恩不尽,但他又想到男女多有不便,便要告辞。

那姑娘笑了:你伤还没痊愈,就暂住在这里。哦,晚上我还有我的房间。你不像坏人,不会想入非非吧?女子竟如此豪爽,裴更是感激。我们简短解说,裴在这碧草坡住了几日,伤势痊愈,但内功还没完全恢复。二人慢慢有了友谊,兰若屏大方地要裴陪她上山采药,裴也不好拒绝,就和兰若屏一道前往。却说裴天龙虽然武功高强,但内功没有完全恢复,一不小心,身体摇晃欲倒,在下面的兰若屏急忙上前,也不顾男女有别,一把抱住裴,她想这样能控制住重心。但没想到二人一起滑下,抱在一起向下翻滚。在这千钧一发紧要关头,忽地远处射来一排冷箭,插入山腰,将二人撑着,紧接着一条红绸飞来,将二人卷到了平坡。

二人抬头看时,见有一红衣女子,胯下桃红马,背背雕翎箭,肩披红丝绸,正是红绸女侠乔雅琴。雅琴!裴急忙跑去,但不知怎地又停住了脚步,扭头看看兰若屏。乔雅琴此时也去看兰若屏,兰若屏的目光也敏感地看着二人,六目相对,有着不同的眼神和不同的心情。兰若屏这位聪明的姑娘知道怎么回事了。她走到乔的跟前说: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乔姑娘吧。请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朋友裴急忙上前把以往经过说了一遍。

乔说:你走后,师傅也觉得错了。只是不希望你偷偷摸摸来找我,要你名正言顺地娶我。后来她在与仇人决斗中受了重伤,我只有到这碧草坡,才能找到千叶碧草与她疗伤。正巧与你相遇,这是天意,也是我们的缘分。她又走到兰若屏的面前,我们送你回去吧。兰若屏淡淡地一笑,不必了。我们只是朋友,朋友走后不必相送说完转身便走。

兰若屏的心中充满了痛苦,虽说只是朋友,可又有谁愿意轻易割舍啊!只怪造物弄人尘世戏情罢了。裴天龙心里也很难过,有说不出的感觉,只单单的地站着,看着兰若屏的背影还不快走!乔雅琴半笑半怒,其实是吃醋。裴天龙急忙跳上马背,与乔雅琴同乘一骑,刚行几步,忽觉少些什么。他略加思索,猛地从背后抽出宝剑,用极厉害的小星天手法在空中写着朋友珍重几个大字,然后打马扬鞭,飞奔在山峦之中。他想他的朋友会回过头看见那几个字的

【完】

南京新协和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预约专家号
女性癫痫病能治好吗
太原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南阳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