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幻梦少年行 第二十章 继续璐璐计划

2020/01/16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幻梦少年行 第二十章 继续璐璐计划二十四小时后,黄波被释放回家。顾不得整理,直奔王泽的家。胡里拉碴的黄波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指

幻梦少年行 第二十章 继续璐璐计划

二十四小时后,黄波被释放回家。顾不得整理,直奔王泽的家。

胡里拉碴的黄波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指使王泽道:“赶快,给我拿diǎn吃的,有肘子吗,我要吃肘子。这两天在看守所,不是小米粥就是杂面馒头,我的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嗯,得令!”王泽像小二一般打了千,殷勤的张罗吃食,“你坐着,你是功臣,来!大肘子!”

黄波压根没有想站起来的意思,接过王泽递过来的肘子大块朵朵起来,他啃了两口忽然问道:“对了,这两天王欢没有找我吧?”

“没有!”王泽想都没想肯定的回道。

“嘿!这娘们,两天没给她联系,她也不説找找我,你説她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人啊?”説道生气处,黄波一拍沙发气恼道:“那一天我死了,她都不知道!”

“行啦,什么啊,人家那叫对你放心,再説了,这不还有我嘛,没事,你死了,我给你挖坑,保准把你的坟头修葺漂漂亮亮的!”

“去你的!你咒谁呢!”被王泽这么一抽科打诨,黄波气消了很多,这时他才注意到自从进了门以后,王泽始终用冰袋敷着脸,他疑问道:“你脸怎么啦?”

“哎!别提啦,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大早起来,脸肿了!”王泽想了想猜测道:“可能是昨天跟小白喝多了,稍微有些痛风吧!”他不知道的是引起他“通风”的罪魁祸首一大早就逃离了现场。

“好啊,你们两个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哥们我在公安局里受苦受难。你们倒好。在家里花天酒地!不是,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啦,良心大大的坏了。”黄波笑骂道:“我看你们还不及我们家王欢呢!”

“嘿嘿”王泽自知理亏,讪讪一笑,赶快转移话题道:“对了,在公安局没受苦吧?”

“除了吃不好,住不好,睡不好。别的倒没啥!”黄波一拍大腿,想到,“韦俊子找我了,马上要释放我的时候,他跟我见了一面!”

“他跟你説什么了?”王泽身体前倾,关切的问道。

“他説让我转告我的幕后老板,不管什么手段他接着,也让我们小心一diǎn!”

王泽听完,diǎn头分析道:“看来他绷不住了,开始着急了!赶快给小白打。我们商量商量!”黄波听完,赶快拿起给小白打了过去。

王泽説的没错。韦俊子确实有些沉不住气了。疑心重的韦俊子在不知道幕后指使的情况下,高低是不敢打草惊蛇。瞻前顾后一番还是决定先把黄波放了。放了是放了,必要的威胁是要有的。

小白接了,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怎么样,有什么感觉?有什么经历?”遇见黄波的第一件事情,小白做的就是拿出笔记本开始做“访问”,对于哪怕一丝的有关写作的“资料”他都不放过。

“喂喂喂,够啦啊,题材什么时候不能找啊,你先説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吧?”王泽这个事情虽然是总指挥,但是脑地空空,遇事还得请教小白这个“军事”。

“好吧”小白把笔记本合上,一本正经的説道:“现在韦俊子已经有些慌了,黄波也放出来了,我们初步的目标算是达到了,那么现在我想问问大家,接下来我们是把事情搞大呢,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什么意思?”王泽跟黄波同时问道。

“嗯”小白清了嗓子耐心的解释道:“把事情搞大呢,只要一招,把视频资料发给纪检委,发给各大媒体,不过这也算我们出尔反尔了,与韦俊子算是结下了死仇,我们别忘了,即使韦俊子倒台了,他背后还有殷书记呢。要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就还按咱们最初的目的,让他跟璐璐断绝关系,以后不要他骚扰璐璐就得了,咱们把视频还给他。不过呢,这个方案呢,有一个缺diǎn,视频给了他,咱们手里就没有把柄了,他要是翻脸不认人,那咱们可就倒霉了,你要知道这些混官场的,脸厚心黑!説翻脸就翻脸,比翻书还快,最主要的还都小心眼。我们做这件事始终是他心口的一根刺!

行了,我説完了,你们説説,我们该怎么办吧?”小白一摊手,任王泽和黄波选吧。

王泽跟黄波对视一眼,然后陷入了沉思。

“我觉得”黄波首先开口了,“我们还是算了吧,我觉我把事情搞大,我们也没有那个本事,别到时候再惹一身骚。而且,官场这些个龌龊事,管我们老百姓什么事啊。他贪财也好,贪色也好。咱们毕竟是小百姓,自古民不与官斗!咱就让他放过璐璐得了!你説呢”黄波动了动王泽,问道。

王泽沉默了一下,也同意了黄波的想法,“我觉得黄波説的也对。搞大了对咱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再説了,咱们那diǎn视频,不就是闺房秘事嘛,又不是他贪污受贿,违章枉法。根据官场上官官相护的法则,韦俊子dǐng多在家赋闲两年,不过肯定还是会复用的。到时候可就是咱们倒霉的时候了。算了,算了,让他不要骚扰璐璐得了。”

“行”王泽跟黄波必定不够心狠,小白叹口气,他本来还以为能弄一个小民扳倒大贪官的戏码呢,看来没有希望了,他最后总结道:“就按最初的目标,不过,为了保险,我们还得留一份备份。以防万一嘛!k,开始工作啦,王泽,报纸你买了吗?”

“买了”王泽掏出报纸,拿出剪刀,三个人又开始做起了“手工课”。

他们还是低估了韦俊子的狠辣,等他第一眼瞅见信笺上“璐璐”的名字时,立马采取了行动。因为怕制不住璐璐。还带上了帮手:殷戴婩。殷戴婩一听。要打小三!立马来了兴致。有过被别人当“破鞋”打过,还没打过“破鞋”。二话不説,跟着韦俊子就去了。

刚到璐璐的出租屋,一进门,殷戴婩上来就狠狠的给了璐璐两巴掌“贱人!”

这一巴掌立马把璐璐打蒙了,什么情况,等看见殷戴婩身后的韦俊子,她才意识道原配找上门来了。但是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样。原配大吵大闹,韦俊子左右为难。韦俊子偷偷摸摸的在后面关上了门。一指璐璐对殷戴婩説道:“先交给你,给我狠狠的打,但是别往脸上打!”根据韦俊子的推断,肯定是璐璐勾引上了另一个有权势的人,所以那个人才找人搞自己。要是那样,自己肯定是留不住璐璐了。那么在这之前他不介意先收diǎn利息。但是又怕得罪很了璐璐背后的人,才嘱咐殷戴婩不要打脸。

璐璐还在朦胧当中,她是知道韦俊子有diǎn变态的,没想到如此变态。竟然找他妻子来侮辱她。但是逆来顺受的她又不敢反抗。忍着泪水往肚子里咽。

前几天被韦俊子捉奸在床,殷戴婩被好好的“修理”了一番。声身体上精神上受到了双重打击。她早就憋着劲要报复一番,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她自然使上自己所有的手段。虽然璐璐不是韦俊子,但谁叫她是韦俊子的情人呢。

敲、打、掐、挠,各种手段用上,殷戴婩早就忘了韦俊子的提醒,打的璐璐面目全非。而璐璐此时萎缩着身子咬着牙,目光空洞的不声不吭,任由殷戴婩使为。哀莫大于心死,璐璐今天算是把自尊都丢光了。

“好了,好了!”韦俊子赶快制止了疯狂的殷戴婩,殷戴婩意犹未尽的舒了一口气,自行在屋子里的茶几上端起白开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看来她真的打累了。

韦俊子也不管殷戴婩,扯起璐璐的头发,阴森森的盯着她,意有所指的问道:“是谁?到底是谁?是谁在搞我?”

听到韦俊子没头没脑的提问,本来一头雾水的璐璐更加迷惑,“什、什么?”璐璐努力睁开自己肿胀的眼睛疑问道。

看璐璐的表情不似作伪,韦俊子腹议道:“难道她不知掉。”然后经过他旁敲侧击、直白叙述,璐璐终于了解了来龙去脉。

“难道是他?”璐璐联系到黄波,不小心説出了口。説实话,自从那一次跟黄波袒露相待后,他们就没有在见面。而黄波制定那所谓的“拯救璐璐”计划又没有通知她,所以璐璐并不知道黄波为她做了这么多。

“谁?”虽然璐璐嘟囔的很小声,可还是让韦俊子听到了。他急吼吼的问道。

璐璐也不傻,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黄波的良苦用心,竟然黄波一心向她,她怎么好意思辜负人家。所以她决定打死都不説。

可是到底是没有被打死,而且她低估了韦俊子夫妇的手段,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供出了黄波。

当明白自己似乎是被一个小人物玩耍了,韦俊子气不打一处来,要是跟自己一个级别的也就算了,他心里还好受diǎn,可黄波确实一个彻彻底底的小人物,他感觉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于是他决定好好的报复。

同一时间在司徒家的书房里,司徒玉龙把调查好的资料递到了司徒隆的跟前。司徒隆拿起老花镜开始认真的看了起来。

“就这么多资料啊?”司徒隆看着看着突然皱起眉头,“怎么?他还进过监狱啊?”

“对!”司徒玉龙按调查的结果娓娓道来:“坐过牢是坐过牢,是因为举报贪官,还有过失杀人才进的监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杀的是坏人!”

“什么!过失杀人!?还是坏人!举报贪官!”司徒隆突然笑了两声:“哈哈,后生可畏啊,我喜欢!”説完他继续翻阅资料。当看到家庭成员的时候,他又皱起了眉头,“他爷爷是王休源,王老头啊!这可就不好办了!这老头太倔了,腐朽的很!难办!啧啧,多好的孩子啊,被他爷爷耽误了!”

“其实他是最近才认的亲、、、”司徒玉龙把打听道的小道消息全都告诉给了他爸爸。

“哦,这样啊!”司徒隆总结道:“那这个孩子还有的救。是个好苗!”资料被他来来看了好几遍,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女婿!最后他拍板决定道:“就他啦!你们也抓紧啊,不能让静静一个人努力,咱们也得在后面加把火!对这事情,你赶快制定出一个方案来啊!”

感情的事情还得要别人帮忙的?司徒玉龙也是醉了,但是向来对老爸言听计从的他还是diǎn头应了下来。未完待续……

贵阳癫痫医院来院路线
成都银屑病医院的地址
保定正规妇科医院
广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厦门治疗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