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鹿活草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鹿活草原本就是一种药材,与土匪根本就没关系,可当年老爷岭上就有这样一伙匪人,那个挑头的女首领,她的名字就叫鹿活草。  附近的穷苦百姓都知道这

鹿活草原本就是一种药材,与土匪根本就没关系,可当年老爷岭上就有这样一伙匪人,那个挑头的女首领,她的名字就叫鹿活草。  附近的穷苦百姓都知道这件事。据说有些人在家里还供奉着一位叫陆本金老中医的牌位,这个人就是鹿活草的父亲。当年陆老中医在这一带非常有名气,后来因为他手上有一本用药密方,就因为这件事,于是他就丢了性命。有人说,这本密方是被日本人惦记去了,因为那天来请陆大夫的有两个人,那位赶车的在临行前就与另外一个人讲了句日语。那天陆大夫前脚走,随后他家就来了一伙蒙面抢盗,据说这些人在行抢时也讲了几句日语。那天陆大夫家只丢了那本密方,而陆大夫本人就是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回来。人们供奉陆本金的牌位,因为陆大夫救过许多人的命,尤其是面对那些穷苦人,即使他们一时没有钱,但这个病他还必须要给看,很多人都把陆本金当成活菩萨来对待。人们或许就是希望陆大夫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主要就是包含敬佩和纪念这两层意思。  开始时,人们并没有把陆老中医和鹿活草联系在一起,大家只是相互传言,说老爷岭上近突然出现一伙非常奇怪的土匪,他们不打劫穷人,只和官府以及富商们做对,尤其对日本客商格外关照,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能瞄到他们的身影,那就一定要请到山上去坐客,但一定要送这些人的去西天旅游。有些人还绘声绘色的讲,说那个叫鹿活草的女首领人长的非常漂亮,就跟下凡的仙女一样;她跨下骑着一匹雪白的千里追风宝马,身披鲜红的斗篷,她双手使枪,那枪法真叫个准,百步穿杨,指哪打哪。还说估计这个女人也是个苦出身,因为她非常同情穷苦人,但至于她的姓氏名谁,传话人就如何都不能确定,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她怎么就借用了一味药材的名字,难道她的父母连给女儿起名字的修养都没有?  后来就又有人传话,说这个叫鹿活草的女人,其实她就是陆本金那个叫芳草的独生女儿,于是这个事情的始末就逐渐被还原出来。那年芳草出嫁,半路上突然被一伙来历不明的土匪劫走,估计这伙土匪就是吴大赖子的手下,而芳草被抢去之后她如何会落草为寇,就再也没谁能够说得清楚,但根据陆老中医的为人推断,也只有芳草她才会如此来改变这一路强盗,只是这些消息都是乡亲们的主观推断,谁都说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实的情况也确实如此。芳草因为人长的漂亮,于是在当时就被媒人举荐给了县太爷家的公子,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她却在出嫁的路上被吴大赖子劫到了山上。据吴大赖子本人交待,芳草的婆家与他有仇,他认为所有的官家都应当被杀头,只是他斗不过芳草的公公,于是就想出这么一个计策,他就是要恶心恶心这位县太爷。  就在前几天,有一伙运送军火的日本客商,他们突然就与货主失去了联系,货物和人突然全部都失踪,据说是被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在半路上拦截并消灭掉,消息很快就上报给了关东军司令部。这件事情的性质非常严重,关东军立刻下发指令,无论如何都要追回这批武器物资,并指派了一名大佐亲自督办,务必都要消灭这伙匪人。  消息很快就被传出来,因为大批的关东军正在调动,奉军当时也看得一清二楚,于是就有消息报告给张大帅,说老爷岭附近有一股不明力量,这伙人一直都在暗中和小鬼子做对,他们的首领是个女将,她的名字非常特别,叫鹿活草。张大帅当时就笑了起来,说这个人我知道,她父亲是个郎中,听说后来是被日本人给琢磨去了。这帮缺了八辈子大德的小鬼子,他们杀了人家的爹,这种事放在谁身上也饶不了他们。  根据奉天总部的意见,奉军立即层层设卡,很快就把正围向老爷岭的几股关东军全都拦截了下来,同时某部张营长紧急奉命过来与老爷岭的人员接触,指示他们赶紧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以免和关东军正面交火。  却说鹿活草这路人马,并不象奉军想向的那么简单,没点真本事他们也不敢和关东军贸然叫劲。从前的那个匪首吴大赖子不是个好惹的主,虽说这个人已经被关东军秘密的杀害,可他手下这些弟兄们却个个都在跳着脚要给大哥报仇。其实老爷岭的人连奉军也没有看在眼里,张大帅他不就是当年走了几步好棋吗,其实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个脑袋,能不能成事,那就看谁的运气更好。老爷岭的人都觉得吴大懒子就是差在了运气上,否则鹿活草那么好个女人才刚刚归顺过来,他怎么就去见了阎王。  张营长虽然年轻,可他却是个霸气十足的人,年纪轻轻就军校毕业,他能怕了谁!批派出的人没有回信,张营长就亲自单枪匹马朝山上冲过去。土匪们也特聪明,他们知道这个人肯定是个当官的,也就没敢对他下手,但他们还是及时封住上山的道路,张营长就冲着山上喊话,说我是奉军派过来通报消息的,让你们首领鹿活草赶紧出来回话。  消息报到山上,鹿活草非常重视,“强龙不与官交往”,虽是山里的规矩,但奉军将领登门决不可小看。于是山里的几位头领紧急碰面商量了一下,他们就决定放这个人进来,不管有什么事情,量他也翻不了天。  来到聚义厅落坐,张营长开口就讲,说酒就免了,你们老爷岭的人非常有面子,连我们张大帅都发话要放你们一条生路。鹿活草淡淡的笑了下,说张营长初来咋到,怎么能不喝口酒呢?张营长就劝将起来,说其实都是因为陆郎中的名气,而他的后人不打扰百姓,我也都敬佩你们,实话我就直接讲出来,你们抢了关东军的东西,他们已经分几路包围过来。如果不是我们及时把他们拦截住,估计你们现在都已经被迎请去了西天。  听到这个消息,老爷岭的人都非常紧张,尽管他们占山为王,谁都可以不介意,但惊动了关东军那可不是好玩的。张营长吩咐鹿活草,说你们赶紧朝通化那个方向转移,以后不管有什么行动,都必须要先向我通报,不允许你们再有任何迁怒关东军的行动。  有些事情不能按常规方式来解释,比如老爷岭这伙人与奉军的关系。在此之前,鹿活草只肯听从她那些弟兄们的意见,或许是兵不厌诈的关系,他们谁的话都没有认真听过,而这次与张营长的萍水相逢,鹿活草就立即做出决定,全部人马紧急向通化方向转移。  张营长对鹿活草的印象也非常好,或许是他们俩年貌相当的缘故,要不就是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反正他们俩都看好了对方,于是这次战术性转移就非常顺利,似乎他们就都心有灵犀那般,谁都没有反驳对方,仿佛就是上级来督导下级的工作。  到了第二年开春前后,张营长再一次亲自过来联系鹿活草,他主要就是来研究队伍改编的事情。在此之前他已经与老爷岭的人有过几次接触,但都是经过其他人的手传递的信件,这里的人也都愿意接受改编,但这种不进入正规编制的改编他们似乎都不能理解,奉军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怎么就单单差了我们这一块?就因为这个意见不能统一,张营长就多番的上山来,他觉得这个工作必须要做好。其实鹿活草已经同意了张营长的意见,就是众多的弟兄们都觉得如果现在不把话讲清楚,估计日后就再没有办法能够改变了。  吃过晚饭,鹿活草约张营长去老爷岭的后山坡散步,走在山路上,可能是被风吹得太猛烈的缘故,张营长就有了一些醉意,于是他的话就渐渐跑了题,他先是瞧着鹿活草笑嘻嘻的讲,说妹子,有些话哥早就想对你说,吴兄他走了已经有几年了,难道你还要为他一直都守下去吗?鹿活草淡淡的笑了下,说不守下去又能怎么样,我一个女流之辈,离开老爷岭我还能去干什么?  你可以嫁给哥嘛。张营长淡淡的说,我也不能亏待了你!鹿活草摇了下头,说我嫁给你容易,可我这帮弟兄们怎么办?如果你能答应把他们都接收到奉军那边去当兵,今天晚上我就可以陪着你一起睡觉。张营长猛的转过身来,他一把就抱住了鹿活草,说你的话可当真?鹿活草就冲着他淡淡的笑了下,说山上这么多的弟兄都肯听我的指挥,如果说话不算数那怎么能行。另外我也不喜欢守着这么多男人过苦日子,可他们这些人却都非常讲义气,即使我肯上赶子他们,可他们也不敢坏了山里的规矩。张营长,其实有些事情就是你说了算,我约你出来,也是想和你掏心窝子再提一句,你就给咱们这些弟兄们都弄一套军装,就象当年的梁山好汉被招安那样,他们都不想夹在奉军和关东军的中间,这种日子没法过!  那你就在我这里亲上一口。张营长赖着脸皮瞧向鹿活草,说妹子你如果敢亲我一口,赶明个我就把弟兄们都接到军营里去。鹿活草就重重的在张营长的脸上亲了一口,但亲完之后她还是不放心的补充,说“君子一言不改口,张营长就奸笑的讲:驷马难追好儿朗。  就是这一天,张营长向鹿活草询问她为什么要叫这样的名字,鹿活草淡淡的笑了下,说我们山上这些弟兄,大家都有自己的混名,这是规矩。而我原本就姓陆,鹿活草是一种活血的药材,我们老爷岭的这些人,我敢说都是华夏民族的新鲜血液。张营长听到这个回复后,他非常赏叹的点了下头,说我就知道陆老大夫的后人决不会丢咱们中国人的脸!  后来几经调整,老爷岭这伙人就和张营长的部下轮换着去军营那里执行任务,两边的人马都打乱了编制混在一起,只是当官的一直就那么几个人,两边都有管事的,而大家在一起就跟亲兄弟差不多,只是鹿活草已经正式的做了张营长的姨太太,她也懒得再去管队伍上的事情。老爷岭的这些人,他们此时都有这样一种感受,我们血管里流淌的都是中国人的鲜血,至于别的什么不满意的事情,谁都不想再去过问了。  只是后来东北军接到命令被调入去关里,老爷岭这伙人却还是被留了下来,而鹿活草仍然和他们在一起。这样的结果大家虽然都不愿接受,可谁都没有再讲条件,因为他们知道,调派去关里总还有打回来的那一天,也总得有些人留在老爷岭这里到时候以便做个接应。  到了后期,东北军已经无望再打回来,而鹿活草这路人马直接就全部进入了抗联。当时东北的局势非常严酷,好几路抗联队伍很快都被关东军给打散。在一次战斗中,老爷岭这一路人马已经牺牲过半,据说鹿活草当时已经绝意要与弟兄们死在一起,但她这时右腿已经负伤,鲜血滴落下来,半截绵裤腿子都已经湿透了。就是这个时候,有位曾经与吴大赖子拜过把子的弟兄突然发话,说我们不能让嫂子落在日本人手上,于是就命令几名弟兄冒死送她们突围。  再往后就没有了鹿活草的消息,有人说她已经逃出包围圈,并化妆潜逃去了关里,估计她可能已经找到张营长了。只是后来从关里回来的人却说,根本就没见到过鹿活草。又有人说,那她就一定是跑到哪藏了起来,可根据鹿活草的的为人判断,她根本就不会这样做。从关东军那里传出的消息,也没有抓到她。  如果所有方面都没有鹿活草的消息,估计她就是在突围的过程中已经牺牲了。  那个年代的真实情况就是如此,所有的中国军人,他们基本都宁死不屈,肝脑涂地不屈服,只为华夏争未来。     共 41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