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原罪未央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斑斓;滞

2020/02/15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原罪未央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斑斓;滞当夏洛克.蒙太古跑出“百货大楼”的时候,已是午夜。说是“跑出”,是因为这男人离开的方式不那么威武

原罪未央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斑斓;滞

当夏洛克.蒙太古跑出“百货大楼”的时候,已是午夜。

说是“跑出”,是因为这男人离开的方式不那么威武雄壮,教育意义背离积极向上,无法成为昂扬的效仿对象,看在他皮囊漂亮的份上勉强可以作为参照物,只不过是作用于增强“爱德华?本杰明”冷面无敌的论证排比。

夏洛克知道,他能顺利离开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自己的长跑成就再创新高,而是因为爱德华根本懒得和自己计较,算是少有的,自动放行。

其实夏洛克并不比爱德华差多少,两个人在公司的位阶排名是相减为一、比肩而定的“邻里”关系,只是一前一后,前面的那一个是爱德华而已。

但是即使如此,两个人的关系还是要比公司里的其他任何人都还要亲密,就连老板古镜都曾经在难得聚集人数最多的那么几次会议上拿他们两个为范本夸耀,只不过这里撇去古镜其他的打算目的。

对于那个男人爽朗的“一意孤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霸道心性,他也是习以为常了,谁让他整天都要“对付”那一群与之相比还要更难搞的女朋友呢!

只能说,熟能生巧嘛!

夏洛克叹了一口气,手中还拿着之前被沙利叶破坏的倒霉的红茶杯子碎片,对于刚才使用魔术冒充爱德华的行径,其实他又不是自己愿意的,可偏偏成了罪大恶极该受惩罚的都是自己,不管是那个死神沙利叶,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爱德华?本杰明。

而他,算是善良被扔在了泥地里。

你欠我一次。爱德华!给我记住!

不敢当着真人的面叫嚣,只能私底下以独自嘟囔宽慰自己,自己还真是够没用的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爱德华并没有跟自己说清楚到底是为何目的,一句话抛下时的冷酷嘴脸比那位远在天边的自家老板更有威严,而自己也再一次很没尊严地听从安排,就这么用吃饭的家伙去欺骗别人。还是个男人。还是个死神。

哎!真是见鬼!

夏洛克手掌一个花样翻转,碎片消失不见,出现的手掌之上的又是一个完整的红茶杯子。

他对着置于手掌中心的红茶杯子吹了一口气。顿时那杯子消失不见,随即夏洛克喃喃低语着,脸上的表情有些疲倦,“还给你了。爱德华。”

此时,“百货大楼”顶楼的那间专属于爱德华的私人办公室里。红茶杯子回归了原位。

从脑内剧场退离回现实,放眼望去,上至不见尽头的天际,下至空旷延长的陆地。好似有谁打翻了盛满墨汁的染缸,前方依稀交错的楼群与树影被一浓一淡交汇着染浸,不绘声但绘色。再打上一层惨白似霜糖的月光,宁静雪亮。

冷冽的风饱满了临近尾声的冬季。空气中的水汽尽是些至死的寒意,长而无措,不可捉摸,却缱绻着,拒绝离去,而每一次贴近皮肤表层,都会引起一阵又一阵向着胸口前进的震动回音,应和着视觉中不遗余力深沉着的黑白街景。

气流成群结队横向跨过眼前,由左至右,由这头到那头,可是在夏洛克刚向前迈出一步的时候,棱角生硬地摩擦过皮肤,于是男人被迫退了回来。

夜风是稠密的,而自己是寥落的。

在这时,一个人总也是无力的独行军。

酸疼携带着酥麻,在太阳穴附近隐隐地旋绕,丝丝入扣,温吞的煎熬――比强烈的撕咬更会演绎磨难,半放手半侵占,而这种自由的假象,其实是在用自然诓骗你的感官细胞,因而当你识破它处心积虑的诡计,那时你才会发现它已经吞并了你整个本体。

夏洛克向后靠去,身体倚着“百货大楼”的正门,即使此刻脑部盘旋呼啸的疼痛再让人难以忍受,他仍然一脸的不受影响,只是这一种倚靠的姿势算是泄露了他此时的头昏脑涨。

疼痛沿着细密的脉络到达脸部的左半边,眼罩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刻画着眼睛形状的肌肉紧绷着痉挛,夏洛克抬手覆盖在上面,很不舒服地皱了皱眉,但他仅于此,没有将眼罩摘下来查情况。

闭上眼睛,感受着似针扎的沉痛,这势头在宣告着他宁可与之并存、祸福与共。

可是这疼痛,究竟对他来说,是福还是祸……

脑海中忽然浮现她的身影,金茶色的长发比阳光还要足以摄取他的心魄,女人似哭似笑,似语不语,倔强着不看自己,却在以为自己睡去之时又紧紧地拥抱着贴近。

他一直有听到,女人笨拙的话语。

――该怎么办呢,如果你我成了旧情人,曾经裱框纪念的痕迹会因为尴尬而丢失领地,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不要分手。

笨蛋!为什么要担心分手呢!我怎么可能有办法没有了你还能活下去。

将告白藏在梦里,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可是她确实是那样的少女。

你的秘密让我来好好保护,连带着你,我的女人。

不知何时,嘴角已经变成了一抹好看的微笑,在这个黑白失落的午夜,比什么都要斑斓,是唯一的斑斓。

只是,在男人的心里,有那样一个人比世上的一切都还要斑斓耀目。

起身,然后朝着某个方向而去,离开前的原地,静静地滑落一声来不及追上的呼唤低音

“宁宁……”

****

顾小小是被逼着赶进浴室里的。

明明自己在换上那套女仆装之前才刚洗过澡,可是不知道巴贝雷特抽的什么风,忽然就掐着鼻子开始嫌弃自己。

低着脑袋嗅了嗅,自己身上满是樱桃香气,这还是“小猫”铃铛给自己喷的,用的还是小法从巴贝雷特的收藏室里正大光明“拿来”的香水,于是就更不能理解了,男人这般又是风又是雨地将绅士风度踩在地上,直白地说自己不适宜酒吧的空气指数,究竟居心何在。

所以,即使没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小小也没办法不乖乖地听话再去感受樱桃香波的滋润。

酒吧外间,巴贝雷特将手中的烟熄灭,端起桌上的樱桃汁小酌了一口,然后很委屈地解释道,“你别瞪我了,我真的是有正事找你。”

小猫“铃铛”头一摆,看来根本不接受。

巴贝雷特叹了一口气,随即继续开口,“接下来,你不能再扮成这样了。”顿了顿,“如果你还想和她在一起的话。”(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

...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