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被爱淹溺

2019/09/14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一东风不起,三月的春帷不揭。当神秘旖旎的面纱被一缕春风吹开,露出粲然的笑意,燕尾刺破春寒。绿叶潜游在涟漪里,空气中荡漾开了逼仄。这,莫不


东风不起,三月的春帷不揭。当神秘旖旎的面纱被一缕春风吹开,露出粲然的笑意,燕尾刺破春寒。绿叶潜游在涟漪里,空气中荡漾开了逼仄。这,莫不是谁人的悲恸?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如此绮丽优美的风景隐蔽在了一个小镇里,总是有些可惜。
“木儿哥,你去砍柴啊?”只见一位眉清目秀,双颊泛红的女子姗姗走来,缓缓而又醉人地说道。
“原来是清妹妹,我正待上山砍柴哩!”李木转头对着那姑娘笑道。
“咳,咳……”一青衫老者踱步而来。
“爹,你怎么了,受凉了么?”那女子回眸问道。
“嗯……没事,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学堂了。”老人笑道,咳嗽几声,留给两人一个形似枯槁的背影。
“清妹妹,我先走了。”李木向那姑娘——王清挥了挥手,转身去了。
王清凝神注视着李木的背影,不由得笑靥如花,掩面走了。

天色渐暗,夕阳撒出几缕红霞,映红天边。
李木砍了一筐柴,见天色已晚,转身走回家。
不远处传来达达的马蹄声,在这寂静的林子里显得格外响亮。李木悄悄走过去,却见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骑在马上,拈弓搭箭,瞄准了不远处一只正俯身吃草的小鹿。
只觉得阴风阵阵,李木转头一看,不禁一惊:一只老虎正缓缓地匍匐向那男子。
“小心!”李木叫了一声,忙跑过去拔出斧头,直劈那虎颈部。那虎躲闪稍慢,颈子上溢出了鲜血。老虎吼了一声,扑向李木。
那男子惊出一身冷汗,转身见此情形,忙把准备射鹿的羽箭射向老虎。箭法,一下射入虎口。老虎痛苦地嗷叫几声,迅速闪进林子深处。
“多谢仁兄救命之恩!”那男子下马上前谢道。
“你无事就好。”李木撕下一块布包好被虎爪弄伤的左臂,淡淡地说道。
“仁兄拔刀相助,不求回报,武艺高强,真乃侠士!”那男子走过来郑重地对李木说道。
“仁兄严重了。我不过略尽绵薄之力,何谈侠士二字!”李木包好伤口,谦逊道。
“谦虚了。不知仁兄可否愿意做朕的带刀侍卫?”那男子轻拂双袖,不小心说出了“朕”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莫非你是当今圣上?”李木惊到,忙跪下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快请起,仁兄救朕一命,朕还未曾谢过你,你何必如此!”那男子便是康熙皇帝。
“既然是皇上之命,小人在所不辞!”李木虽然不是武林高手,但当个带刀侍卫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夜,教书的王先生病卧在床,半晌不起。数位郎中前来诊断,都无结果,王清已哭成泪人。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不久,朝阳在朝霞的引领下,伴着鸟鸣鸡叫升了起来,预示着这天会阴雨连绵。
终于,在日出的前一刻,王先生咽气了。王清泣不成声。“爹,爹……”王清双袖已湿,哭喊着想把父亲从鬼门关前拽回,却是徒劳。
家中钱财本不多,之前又买了数帖好药,如今已是一贫如洗。一个弱女子,冉弱的双肩,如何担起将来的生活,又如何厚葬父亲?
于是,在大街上,便出现了一位“卖身葬父”面容忧伤的美丽姑娘,长跪不起。
没人能付得起高昂的价钱,没人能抱得美人归。
天公不知是故意不作美还是被感动得哭了,竟然飘起了雨丝。一队人马喧哗而至,见此情形,花钱厚葬了其父,便把王清带走了。
一群人簇拥着,一列人整齐地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王清被带入宫中,阴差阳错间,却成了妃子。“清妃”,多空灵上口的名字,而在她,却是残忍的掠夺。
康熙得到了这样一个如花似玉而又清纯无暇的女子,自然高兴,便带着她在御花园里玩耍。
王清低着头,却被挡住了去路。
“皇上,你怎么近也不去潇淑苑了,臣妾都寂寞死了!”原来是那个平日里受宠的淑妃,一见到康熙,她便撒起娇来。这淑妃一身的珠光宝气,本来应该很年轻美丽的脸庞上却涂上了厚厚的胭脂粉,一身华丽装扮。
“近政务繁忙,哪里有空,下次我一定去。”康熙应付着,携着他的清妃缓缓离去。
淑妃狠狠地瞪了一眼清妃手上的翡翠镯子。本来在后宫里,只有她一个人有这样的镯子。

这日,康熙正与李木在御花园中讨论武功,却撞见了正独自散步的清妃。
四目交织,两颗心冲动地悸动着。
“爱妃,这是朕的带刀侍卫李木。”康熙笑着介绍道。
“臣妾参见李侍卫。”清妃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句话的。但她知道,虽然他们彼此相识,但为了不伤害李木,她只能故作陌路。看见自己的爱人却无法相识,相谈,只能强忍着让心痛苦地抽搐。
“拜见清妃。”李木知道王清的意思。他双手一拱,低头说道。谁也不知道,他是把眼泪咽到了肚子里,然后发酵成了绝情。
康熙又伴着李木继续往前走。穿过玫瑰,穿过百合,穿过青莲,走向远处。王清的悲伤在心里酝酿着,酝酿着,终于喷薄出来,氤氲在湖泊里,让鱼儿也逼仄到跃出水面。强忍假装的悲恸,盛大到了缥缈。

数日已过。两颗焦灼的心再也耐不住寂寞,终于冲动地选择了相遇。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在皇宫偏僻的一隅,两人相拥了。
多日的相思和爱恋,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卿卿我我,互诉衷肠,朴实无华的语言,华美多姿的爱情,惊扰了在竹枝上栖息的鸟儿。鸟儿悄悄地飞向白云,也恐打搅了这对恋人。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浑厚的斥责惊醒了两人。
两人慌忙退后。
“皇上,你看他们,这像什么话啊!”这种娇嗔软绵的声音肯定是发自淑妃的声带,经过畸形的口型和复杂的振动才诞生的。
康熙怒不可遏。
“皇上,都是我的错!饶了清儿吧,臣情愿一死!”李木慌忙跪倒在地,哀求道。
“清儿”,多么亲切的词语,在康熙,却是无情的辞藻。
王清面已无惧色。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这样的幸福得用怎样的打击才能消融呢?
康熙缓缓拔出剑。剑鞘别在李木腰上。剑光四溢,映得竹叶也变得锋利尖锐。
宝剑一挥,刺向娇嫩的喉咙。鲜血从淑妃的颈子上溢了出来。“皇上……”淑妃话未说完,已倒在地上。鲜艳的衣裳被黄土映衬,再不协调也无法形容一个可怜的女子,得意的妃子的命运。
“皇上……”二人面面相觑。
“你们走吧!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件事。你们走得越远越好,不要让朕再看见你们!”康熙面色阴沉,语气沉重。话音刚落,拂袖离去。
李木拽着还没缓过神来的王清走出紫禁城。没人阻拦,没人敢阻拦两个皇上面前的红人。

终于走出了皇宫。已是七月。蝉鸣的聒噪,夏风的撩人,荷花的清美,都没能让王清动容。
“以后我们就能够好好地过日子了。我们去江南,去水城,在小桥流水里安度余生……”李木幸福地笑着,幻想着未来。
“我已不是贞洁之身,清纯的苏州不会接受我。”王清淡淡说道。
李木一惊,说道:“那我们不去苏州,去别的地方也好。去塞北,去草原……”
王清挣脱掉李木的手,纵身跃入湖中。李木惊呆。
忙跳下湖,拼命挽救。
人想活着,谁都无法阻止;人想死去,谁都无法阻止。
湖面上漂浮着一团红绸,在湖水的起伏里死亡。
李木拖着王清的身子爬上岸来。她脸上的胭脂已被洗净,整个的身子都是干净的。
李木知道,王清自己认为对不起自己,但更对不起康熙。王清不是被水淹死的,而是被爱淹溺的。正是因为太爱,所以不允许爱有任何瑕疵。
抱着这样的处女,李木呆呆地向南方走去。去苏州。每个姑娘都向往的地方。就凭着两条腿,一步一个脚印,描绘坚贞不渝的爱情。不在乎路上有多少坎坷荆棘,只要想着爱,谁都无法阻止……

共 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令人感动的爱情故事,无巧不成书,这篇小说故事实在是巧合了,短短的篇幅讲了一个复杂的爱情故事,脉络清晰,顺理成章。【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09-09-1 10:42:51 宝剑一挥,刺向娇嫩的喉咙。鲜血从淑妃的颈子上溢了出来。“皇上……”淑妃话未说完,已倒在地上。鲜艳的衣裳被黄土映衬,再不协调也无法形容一个可怜的女子,得意的妃子的命运。

_______伴君如伴虎啊,淑妃不知。
2 楼 文友: 2009-09-1 10:44:49 淑妃是被自己的嫉妒而魂丧九泉的,叹息!
 楼 文友: 2009-09-1 11:56:58 哈,环儿
4 楼 文友: 2009-09- 0 20:29:17 你的文里总有很美的文字,欣赏! 简单,幸福。在宁静里寻找中喧嚣。
5 楼 文友: 2009-10-01 1 :59:21 是么,过奖那个了。呵呵呵呵呵呵……孩子口臭
小孩子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儿大便干
益气养阴的人吃什么补阴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