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超级学神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背后之人!

2020/01/16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超级学神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背后之人!“呵呵,笑话,我是一番好意,送上丹药,事先也有提醒,是他自己贪心,到头来却怪在我的头上,天下哪

超级学神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背后之人!

“呵呵,笑话,我是一番好意,送上丹药,事先也有提醒,是他自己贪心,到头来却怪在我的头上,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指使?谁能指使得了我邪佛释天?”目光扫过众人,释天的脸上满是讽意。

“你……”蚕丛站了出来,饶是他好脾气,此刻也是怒不可遏,真恨不得一剑斩了此僚。

释天对着蚕丛道,“对了,还要怪你,怪你这个徒弟比师父强,唐敖急着突破天尊境,不得不求助于我的丹药,所以,与其怪我,还不如怪你自己吧!”

蚕丛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愣住了,师父之死,竟然和自己有关?

“弥陀,你有何话说?”这时候,眠狂吼了一声。

“我佛慈悲!”弥陀无奈的口宣了一声佛号,“当初师尊他老人家一念之仁,留得你一线生机,却不曾想,师尊他老人家做错了啊,释天,你该死……”

“哼!”释天冷哼了一声,“弥陀,当年若非是你这个小人,我又岂会沦落至此?不过我也真得感谢你,若不是你,也不会有现在的我!”

说完,释天的目光狠狠的看了一圈,“最讨厌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今天既然落在你们手里,你们又一心想要杀我,我多说什么都没有,想杀便杀吧,我释天真灵不灭,大不了再熬十万年,只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活那么久!”

“放肆!”

群情激奋。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想要死得痛快,得先答了我的问题才行!”这时候,苏航抬手止住了几乎暴走的众人,对着释天道,“唐敖的真灵,可是你拿了?”

这时候,众人才回过神来,刚刚都被愤怒冲昏了头,连最要紧的事情都忘了,唐敖的真灵都还没有着落呢!

释天闻言,顿了顿,道,“不在!”

回答的十分干脆,不过从他那不到一秒的停顿,谁也看得出来,他没有说实话。

“不在?”苏航眉头一皱,声音已经开始冰冷,“不是你取的,又是谁取的?”

“笑话,谁取的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释天冷笑了一声。

“看来,刚刚那一下还没有让你过瘾!”苏航也不生气,“那咱们就来点新花样!”

新花样?

释天愣了一下,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的靠近,刚一抬头,就看到四个人影迅速的朝着他奔来。

眠狂,不虚,杨戬,还有他那个好师兄弥陀,四个人,两个人抬手,两个人抬脚,还没有等释天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抬了起来,双腿分开向前,以光速向着旁边一棵大树撞了过去。

阿鲁巴之怒!

这一招,苏航是很少用的,毕竟太过下作,不过,这样的手段,用来对付这种貌似硬气的人,最为有效,能够从身体和心理双重打击对手,摧毁心底的尊严防线。

“嘭!”

大树直接被撞碎,又是一声惨叫,这样的一幕,看得人心发寒!

天尊境界,肉身强横如法宝神器,但就算再强又如何?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在高速运动下,飞机能被一只麻雀给撞毁,更不用说释天撞的是树。

冥冥中,仿佛有鸡蛋碎裂的声音。

看着坐在地上捂裆大叫的释天,不虚四人都是懵逼的,甚至他们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无缘无故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跑了过去,抬起释天便阿鲁巴去了。

旁边,蚕丛他们更是恶寒不已,这四位前辈,怎么还玩这种小孩子才玩的东西呢,关键的是,居然还玩的这么默契。

当然,众人之中也有慧眼之人,那就是柳如絮,她分明感觉到,这四人是被规则给左右了,而这左右规则之人,不出意外的话,就只有她的主人,苏航。

这时候,不虚他们都慢慢的回过味来,回头往苏航看了过去,显然是怀疑到苏航身上来了,在他们的印象里,也只有苏航能有这么龌龊的手段。

看着地上痛呼的释天,本来应该感到痛快的他们,此刻居然心中升起了几分同情。

“感觉怎么样?”苏航走了过去,对着释天问道。

释天哪里还有力气答话,只是在地上哼哼,堂堂一位天尊境高手,居然被折磨成这样,传出去也是一段传奇奇了。

“说,唐敖的真灵在什么地方?”苏航冷声道。

释天用一种无比怨恨的眼神看着苏航,咬牙切齿,“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吧?”苏航面不改色,“那我就来猜猜,你这一身的血气,是从修罗血海来的?”

释天听了,瞳孔骤然一缩,“你,你知道修罗血海?”

苏航笑了,“真是笑话,修罗界都是我所开辟,你说我会不知道修罗血海?”

开什么玩笑?修罗界是你开辟的?你当你自己是谁?

释天听到这话,当即就要嘲讽,但是,抬头就看到站在苏航身旁的柳如絮,他不认识苏航,但是却认识柳如絮,这位存在,在上古之时就是很有名的,现在这样一位存在,居然甘心给面前这人为奴,这个人,能是寻常人?

“不知阁下是?”这时候,释天才有些忌惮的看着苏航。

自己莫名奇妙的出现在这里,还受了有口难言的伤,必定与这个人有关。

“好叫你知道,这位乃是神皇宫苏神皇!”弥陀道。

“苏神皇?苏航?”释天瞳孔骤然一缩。

“怎么,你认识我?”苏航有几分诧异,他居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听过!”

释天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原来是落到了苏神皇的手上,要杀要剐尽管来吧,我认了,不过,神皇陛下,你恐怕也没多少好日子过了!”

苏航皱着眉头,这个释天,明显就是话里有话,而且还隐隐带着几分威胁。

是什么让他这么有恃无恐?

“听你这么说来,你背后有人?”苏航看着释天,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样,“而且你背后这个人,应该很强,是他帮你重生,这次唐敖的事,也是受他指使?唐敖的真灵不在你手上的话,那就是在那个人的手上,你很怕他,不敢供出他?”

济源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高平市中医院怎么样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兰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运城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