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狐女当道第145章西肓沙漠

2020/05/22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重生之狐女当道 第145章:西肓沙漠一阵温暖从白潇涂的心间流过,一直涌向鼻尖,然后再冲上眼中。白潇涂忍住想哭的冲动,过去给虚镜一个大大

重生之狐女当道 第145章:西肓沙漠

一阵温暖从白潇涂的心间流过,一直涌向鼻尖,然后再冲上眼中。白潇涂忍住想哭的冲动,过去给虚镜一个大大的拥抱。“老师,我没事的!我还要给你做好多好多好吃的菜!我会回来的。”虚镜被白潇涂抱着明显也是懵了一下,随后听到白潇涂的话,乐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第二天清晨,白潇涂四人就准备好出发了,虚让和虚镜都一起在柯基司的门口送他们,虚让把镇压蛮族用的令牌给白潇涂,还交代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拿出来。白潇涂看着手上的一个破木牌,很是怀疑。“咳,别看它破破烂烂的,关键时刻它可以保命的。”虚让认真地说着。

白潇涂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虚让,再看看手上的木牌,半信半疑地将它放进储存空间。“小涂涂啊,食物都准备够了吗?西肓沙漠那里可是没什么好吃的,真是委屈你了。”白潇涂点点头,“放心吧!再苦不能苦肚子!基本上好吃的我都有准备充足,就算在那里待两个月都完全没问题!”虚镜竖起大拇指,带着灿烂的微笑。

其他人确实不懂这对师徒,明明应该交代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怎么开口闭口都是吃的呢?“好了,我们该出发了,等我们好消息吧!”白潇涂看了看时间,回头和两位老人告别。“走吧!出发!西肓沙漠!”白潇涂说着,然后走向了东面。

“这边!路痴狐!”宸冲扶额,这种路痴,到底是怎么用瞬移还有空移术的?怎么一不用这些就没有方向感了?白潇涂不好意思地向后面的两位老人笑笑,然后匆匆跟上三人。“哥,你家小涂涂真的没问题吗?她会不会就这样迷失在西肓沙漠啊?”“咳,放心吧,她没事的,空移术只需要知道地方在哪,不需要方向。无论在哪她都能回来的。”两位老人看着远去的四人,展开了这神奇的对话。

西肓沙漠,是人之国的最西面的一片沙漠,沙漠面积不算太大,但住着一群原住民蛮族,蛮族的人生性好战,向来都是以胜者为王的规矩选举王,并且新王会当众杀掉前任的蛮王。只要是非蛮族的人进去西肓沙漠,蛮族就会通报给王,蛮王就会视情况对待,如果是有利用价值,留下当俘虏,如果没有利用价值,直接绞杀,让其不能再出西肓沙漠。

如此生性好战的一族,却在两百年前遇到了人之国最强盛的时期,人之国的国王派出一位将领出征西肓沙漠,一举拿下当年的蛮王。按照蛮族的规矩,那位将军应该成为蛮族的新蛮王,但他做出了蛮族有史以来的退让,退兵回去。当年的蛮王为了感谢他的,给了一个随身携带的木牌给他,并承诺他,以后只要拿出这个木牌,所有蛮王都不得反抗,遵从这个规定。

宸冲一路上给白潇涂和雁狼科普着西肓沙漠的事情,两人听着似懂非懂,怪不得虚让说那个破木牌有那么厉害的力量,原来如此,既然是祖上的约定,那应该就不会违背的。一路上的奔波,让白潇涂感觉十分想吐,以前她明明都不会晕车的,怎么突然就感觉那么想吐?难不成,她有了!?白潇涂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

“小涂小涂!快看!我们好像到了!”花裴看着车外,兴奋地说着。“哦?我看看?”白潇涂探出头去,外面是一望无垠的沙海,隐约似乎能看到一些建筑物的轮廓,估计蛮族的人就住在里面吧。“小伙子们!前面我就不去了,进去可是会被杀掉的!”车夫大叔往车厢里大喊着,然后就把迅龙兽赶回头,以免它们不小心进了西肓沙漠的范围内。蛮族的人,他一个普通车夫可惹不起!

四人谢过车夫,付了车费后,车夫立马把车赶走,离开了那里。白潇涂看着那片沙漠,有些茫然,要是在这里迷路了,她应该还能回去吧?“宸冲,我们要怎么进去啊?”白潇涂转过头问,宸冲思索了一会,说:“我们先瞬移进去,找一个小家庭,拿一些当地的衣物混进去调查一下那个新蛮王先吧。”计划说出后,其他人也想不出更好的,纷纷赞同,一起瞬移了进去。

“蛮王!刚刚有一群人想要进来我们的领地,要捉起来吗?”在西肓沙漠的远处,一位年轻男子正闭着眼听着属下的报告,他随意地嗯了一声,并没有睁开眼。而另一边的白潇涂他们,也成功用瞬移溜进了一间民宅,偷了一些衣物,在一间没人的屋里换了起来。

换了新装扮的他们,大摇大摆地上了街,因为这边的穿衣风格比较开放,女性基本上都是露脐的短衣短裙的模样,两位女生穿着短裙,难得地秀出了长腿,让两位男生也是大饱眼福,而男生的着装则是比较随便,喜好露出肌肉的,基本上不穿上衣,不喜好露出肌肉的,则是比较中规中矩的着装。

他们四人走在街上,倒也没什么突兀,只不过路人都更偏向于看他们的颜值,还有白潇涂的耳朵和因为尾巴而过度蓬起的裙摆。白潇涂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设定也太不方便了!要是想像现在这样做点伪装,根本就做不到啊!白潇涂正想着,一群**着上身的肌肉男将他们拦截了下来。

“蛮王有事召见,你们配合点走一趟!”肌肉男们说话也倒是直接,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把花裴推了出去,还给她使了个眼色。花裴有些害怕地看着那些肌肉男,颤抖着说:“先……先生,为什么要捉我们呀?我们只是路过的……”花裴看着他们,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也让肌肉男们心软了。

带头的那位看了看他们,嘟囔着:“真的是他们吗?怎么跟画像上不太一样?”他再看看花裴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连忙回头和其他肌肉男说:“回去吧!应该不是他们!走!”花裴感激地看了带头的肌肉男一眼,然后他们就匆匆走了。等走远了之后,白潇涂说:“花裴!你真棒!那么多大块头都被你搞掂了!”

花裴想想还是有点后怕,幸好没被发现!不然就惨了!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甲状腺科马巨强
消肿化於的最快方法
青海癫痫病医院地址
河池治疗白斑的医院
巢湖白癜病医院
松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白银白癜病医院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