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仙命长生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三晤识七”阵法

2020/01/16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仙命长生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三晤识七”阵法他们此刻所立之处,却幻化出一片雾气温泉。那温泉内雾气渺渺、热浪蒸腾,在那雾气间更有数名赤

仙命长生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三晤识七”阵法

他们此刻所立之处,却幻化出一片雾气温泉。

那温泉内雾气渺渺、热浪蒸腾,在那雾气间更有数名赤身女子相互调笑,声调婉转、入耳糜菲,实在令人心醉神迷。

而在众女子嬉笑时,竟还相互掬水泼洒,相互亲昵抚摸,个个媚眼如丝,端是诱惑无比。

那丝滑细腻的皮肤,风情万种的媚态,着实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萧苦雨七人皆是热血青年,正值血气方刚,又如何见过这等场面,一时间,竟有些浑身燥热,就连那嗓眼处也干涸不少。

除了心跳加快,甚至连同身躯中的某些部位,也似乎有了些许反应。

好厉害的迷魂大法!

众人中以萧苦雨修为最强,此刻虽然心中有些明白,但是那眼睛却是无法抵挡,甚至连腿脚也不听使唤,竟然开始向那些赤身美女处,开始迈步前行。

正在这时,他忽然手掌一痛,似乎被什么刺中,竟是恍然醒悟过来。

眼前那些戏耍的惊艳美女,立刻纷纷惊骇的望住他,而后她们的肌肤相貌,即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苍老,皱纹丛生而出,发质枯黄纷落,随之外表皮囊一并落下,血肉消失,眼前只留下一具具可恐白骨。

“好小子,竟然能够破了我迷魂摄魄大法。”

不知何时,一位妖艳到极点的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正嗔怒的望着他们,似乎生气到了极点。

这女子身材玲珑起伏,错落有致,加上芳华正茂的年纪,可谓不折不扣的妙龄美女。

除了身上每一段线条都近乎完美外,就连她的脸蛋眼珠、鼻子嘴巴,甚至连她的微笑,都是那么的完美。

一个人几乎没有瑕疵,想必已经不太真实,而不真实的完美,自然掩盖着不少见不得光的原因。

萧苦雨转身望着自己的几位师弟,方觉冷汗簌簌而落,原来刺中自己手掌的,正是神枪小太保辛晓。

他年纪最小,本就不谙男女之事,是以受到的诱惑最浅,于是才在最危急的一刻,长枪急点如雨,将几位师兄悉数自那梦幻境内刺醒转来。

那白骨女子一声娇笑,眼望那神枪小太保辛晓,口中轻晒道:“想不到人族还有这般纯净少年,真是可惜了。”

辛晓冷哼一声道:“你这荡妖,实在有够无耻,看小爷今朝取你小命。”

那白骨女子不怒反笑,极为柔媚道:“哟,小弟弟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哦。”

“够拉,白骨,”旁边有声音瓮声瓮气道:“你这招数显然不灵,看来还得咱们出手才行。”

此刻随着那白骨女子制造的幻景消失,萧苦雨一行人等这才瞧见,眼前多出的几名妖族献祭者模样,当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除了那黄眉妖和那极为妖艳的白骨女之外,还分别站着两位陌生妖族。

站在最前方的一妖,浑身上下各处,尽是灰白之色,尖嘴细腮,好似个雷公下凡,眼珠外凸,双耳绵长。

最为奇怪的是,在他的额头上,悬挂着一缕洁白垂发,显得突兀之极。

而在他的身后不远,则是站有一名虎背熊腰的强壮妖族。

此妖上身乃是人形身躯,一身肌肉如铁,生有杂密的黑色毛发,宽面大口,五官扭曲,尤其那嘴巴实在长的过分,简直是个大口怪。

而且怪异的是,他的双脚居然是反向生长,此时手中握有一筒竹管,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此刻正眦牙露齿,向他们阴鹭怪笑。

萧苦雨心中暗暗叫苦,他仅仅凭借眼前几只妖族所散发的气息,就可以清楚感知的到,这几只妖族都是少有的强悍对手。

看来那先前对话中的四大天妖族,显然并非虚言,此番只怕是凶多吉少。

其实任谁见到这几个妖族,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想必都会大吃一惊,甚至会吓的半死。

他们眼前这四只妖族,分别是郦台黄眉妖族、白骨洞的白骨天妖族、青云浦的司氏天妖族,还有盘山凹的枭阳天妖族。

如今进入生死祭坛中的五大天妖族代表,已经出现了四位之多。

那位凸眼长耳的灰白妖族,名字叫做司闻,那突兀而出的眼睛,连同它的诡异长耳都并非单纯长相使然,其实各有奇技。

其中的名堂,分别唤做司听耳及司视眼,好比人族的精神修者一样,可以作聆听窥伺之用。

而那位虎背熊腰、长嘴怪脚的妖族,乃是枭阳一族的枭苍,乃是出名的狠辣无情。

在他手中的那只竹管,乃是枭阳一族的“吹毛求疵针,”可以依靠他极为雄厚的体内灵力,将其催发无数含有毒素的细针。

枭仓此刻眼望住眼前的七名人族弟子,好似看着一堆尸体一般,极为轻蔑道:

“能够破了白骨的媚惑妖术,也算有些本事,只是很可惜,因为你们马上要死在我的手下。”

萧苦雨已经有些绝望,但是他心中却不曾彻底死心,即便面对四名天妖族,他依旧有着一击之力,因为他还有最后一道依仗。

那就是他们七人相互间,还有一套极为强悍的阵法:“三晤识七”大阵,一旦施展开来,可以发挥他们七人修为倍数的威力。

这又是什么概念,相信就算是天妖也难以全身而退。

他转身望着几位师弟,他们七人中除了七师弟伍四六受伤严重,被那萝卜妖咬去一条胳膊外,其他五人都不曾带有重伤。

“老七你撑的住么?”萧苦雨眼巴巴望住伍四六问道。

“无非一死而已,”伍四六苦笑一声,望住已经被咬断的右手手臂,此刻已强行催力止血,旋即自嘲道:“师兄难道不知,小弟乃是左手拳重,所以并不妨事。”

“恩,我知道了。”萧苦雨点了点头,沉声道:“诸位师弟,如今事关生死存亡,我们能否还有生还机会,只有寄望于这大阵了。”

秦朗月脾气向来急噪,当下虎吼一声道:“师兄无须多言,只管叫咱们怎么做,咱们就怎么来。”

邱随风也附和道:“不错,反正咱们兄弟进得生死祭坛,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说得好,这才是我的好师弟,”萧苦雨沧然一笑,将手中长剑高举,大声道:“列阵吧!”

众人应承出声,几乎同是身形更换迭位,已经各自站了一处方位,形成攻防箭头之势。

其中以萧苦雨及邱随风分列前排,各站左右位置向外崭露,而第二列为伍四六及别样红,乃是拳剑双绝,却是前紧后开,护于两翼。

在最后端的两人,分别是双刀司空乐,以及那巨斧秦朗月殿后,而六人正中间,则是小师弟辛晓掩伏在中,一杆如游龙长枪正擎在手内,似乎严阵以待。

“哟嗬,有趣有趣,”那枭苍嘿嘿怪笑道:“这是跟咱们在摆阵啊!”

他环顾身旁另外几位天妖,口中灿笑道:“咱们之中,谁来打这个头阵啊?”

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
常德治疗宫颈炎费用
菏泽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山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