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借缘

2019/06/15 来源:贺州信息港

导读

借缘大学,公寓,六月末。热透的夏天周而复始,夜晚喧闹。公寓门口一纸告示让一切静止下来:由于床位紧张,从下学期开始市内的同学不许住校(

借缘

大学,公寓,六月末。热透的夏天周而复始,夜晚喧闹。

公寓门口一纸告示让一切静止下来:由于床位紧张,从下学期开始市内的同学不许住校(原告示有几处语病,这是我就其义转译的句子)。

EVE略感踌躇地蹲在楼梯的第五级,她是本市人,如果一如学校安排,我俩方才拉起的手就不得不适时地松开了。我看EVE洁净的脸和素直的马尾辫,心想,我跳进那条叫做“爱河”的河流,却还不会游泳,希望别被淹死才好!

我寝老四也面临下学期走读的尴尬境界,他家往返学校要两个多小时,而我们,并不是这所学校正规军的我们,有时一天只上两个小时的课。

有人说今生的擦肩而过是前世一万次回眸换得的。我们住在这同一栋公寓里,一二楼住男生三四楼住女生,这在当今物质富足的学生公寓文化里是极少见的。

“只听说大学学生必须住校的规定,”我说这句话的同时想起了一个成语,劳燕分飞,高中时用作作文题目而被表扬,也是我喜欢的一首歌的名字。我莫名其妙地哼起那首歌,我有生之年次有了身不由己的感觉。

“去找那个管住宿的老师行吗?”我豁然开朗的有跳起来的冲动,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有钱不怕鬼叫门。

没想到EVE面无表情,说:“找过了,没用,那老东西不收”。

我想象EVE和那个老东西谈判时的情景,但脑海里全是皱纹脸上淫荡的表情。我想不出EVE失败的根由。看着女朋友一筹莫展的表情,我心里有块黑暗稀释不开。

其实走读未必不好,夏天,家里有冰箱里免费的西瓜,冬天,热水不按时间供应。但是EVE并没有这种思维,她说她那不是回家,而是回监狱。她家的别墅我见过一回,如果监狱都那么美轮美奂富丽堂皇,那警察也都要往里面挤。

她轻轻地看看我,似乎想说什么,然后说:“你想不想出去租房子?”我听了差点儿没吓死,鼓动鼓动耳朵旁的肌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连忙拍拍自己的嘴巴更正,她是想问我,她和她同学出去住房子,我觉得怎么样。

马上喷出的鼻血一被堵上,我就有点儿头晕脑花,我感觉自己的头晃了又晃,说:“不怎么样。”两三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住,这不就跟平原上突围的八路军,等着被当作兔子射吗。我如是说给她听,租房子有危险,天天回家安全。天天回家我可以送她,租房子我也可以天天送她回去,但那晚上呢?她绯红的脸颊告诉我,那个出鼻血的话题又回来了。

她终于说:“行,有你这句话,我听你的好了。”看来我还是淹死了。

夜晚归来的人群从我们身边穿过,提着贴着保鲜膜的半块西瓜。

回寝室后我得知老四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老四的叔叔是管寝室那老头的女婿。届时在我的旅馆里只有EVE一人交出了门钥匙。我听老四讲述这次寝室浩劫的根源,气儿还没喘匀,EVE就扒门缝叫我,寝室一片哄笑。我们又回到方才的第五级楼梯,夜慢慢地变深了。

“我爸的意思不让我回家,他说平时家里没人,给我租房子,还把家里的保姆遣来。”EVE面无表情。

听她这么说,我心乱如麻。想起自己所在的位置,家庭和生活,茶余饭后以及喜怒哀乐,其实我一直仰视坐在楼梯上的她,初追求她的动机也不明确。如果把她放在小小的温室里,谁问我爱她吗?我的回答一定是肯定的。但是如今却像是被饥饿哽住了声音,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们继续说着一些无聊的事情,以后这种楼层间的午夜聊天不知何时才能再发生。后天就要考试,我们说好考完试一起把她的东西先搬回家,租房子的事开学再议。回寝室其它人早就睡下了,我蹑手蹑脚爬到自己床上,新一轮的失眠即将开始。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EVE用发亮的漂亮指甲轻抚我浓重的黑眼圈。我感到瞬间的温暖。我们去图书馆上了一天自习,下午我睡了一觉,她精力充沛。

晚上我们在二三层的楼梯上说再见,她主动走过来轻轻地抱抱我,居然还咬耳朵说了句“我爱你”。EVE离去的背影在刺眼的黄灯光里变烫蒸发,消失殆尽。

为什么所有女孩离开我的方式都一样呢?我想起高中时的初恋,高中时我也住校,那个女孩是当地人,因是走读。那个时候我们一起放学都会觉得很温馨。她带我去医院太平间后的书店买书,我喜欢的作者是王安忆。我带她去当地的音像店买CD,她喜欢的乐队是M2M.记得有一天突然停电了,学校的备用电源也用不上,晚自习提前两个小时下课,我动作向来比较慢,等走出教室,看见她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等我,那天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整个城市在我们脚下升温,我飘荡在“爱河”里,次看见自己苍老的面容。

这一切是怎么结束的呢?自己给自己的樊篱。我听见一个大人模样的校友对他的女朋友作时代的总结报告,他说,适者生存。也许休止符在这,我聊以自慰,眼角的余光里是EVE惯有的冷漠。

考试几乎能把对假期的憧憬毁坏殆尽。一科结束的铃声响起时我听见从前深熟的欢呼声,我沉静地拉着EVE走出考场。

深夏的天空总是阴沉沉的,抬头看不穿的样子,似乎天的另一端藏着无限的秘密。

“你快过生日了吧?”她突然想起地问。

“不用送什么礼物。”她今年过生日时我们还不熟。

“诶,你还挺自作多情的。”似笑非笑的脸,“我们才在一起多长时间,你觉得你应该这么说话?”

她做事一向直白,她说要送我一件实用的礼物,并问我想要什么。我无奈,用她的话回答她,“我们才在一起多长时间,你觉得你应该这么说话?”她听了就更加无奈。她的意思我明白,她曾经让我帮她选送她父亲的生日礼物,其原因就在于她没怎么关心过别人,她不会。

“你的心意我领了,我知道你记得就行,礼物就免了,一个生日而已。”

“一个人一年只有一次生日,一生只有一个生日。那我过生日你送不送礼物给我?”

我点头表示肯定。

“那你是什么意思,男尊女卑吗?放心我不会让你难于接受的。”说是这么说,后来她买给我的生日礼物是iPod款的MP4,我三个多月的生活费就此有了具体形状。她很为难,不得不说:“就算我借给你的好了……”

暑假开始之前,我帮她搬行李的时候正好撞见管住宿那老头。我看见一个身着粉色衬衫的老年人挡住她的脸,走进听见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这么小的事情也不好帮忙,你说呢,要是大事你来求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我终于看见那张淫荡的脸上积满的皱纹。EVE发育较早的身体从诗句里拖入现实,我一步一步迈过去,手里的力量足以送眼前这个老头回家,EVE舍命拉着我,她的力气已经超过以往颐指气使的高贵。我心中的老头早已血肉横飞。

我说:“老师,你就帮帮忙吧,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其实我们终有一天要毕业的,只要你还活着……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说我不是君子。我希望能把一切欠下的都还回去。

九月开学,EVE留在了公寓,因为开学前我去找了那位管寝室的老老师。老四的消息:寝室的床位已经不紧张了。秋叶未落的树荫下,我封住她将要说出的感激之情,用什么封住的,我就不记得了。

如何做好seo网络营销推广
想做网络营销新闻,怎么找新闻热点呢?
进入微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