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看软件

结束了一节精彩的神奇生物课之后,转眼已入深冬,距离盛冬节,也不过只有几天的距离。

今年的盛冬节,德文既不在亚得里亚岛的家中,也不在扎布尔岛的学校。他要去另一个地方,那是极北之地的欧米伽大陆,更能感受到盛冬的严寒。

德文去那儿可不是闲的没事儿挨冻的,在老公爵的指示下,帕里帕奇奥一家今年要去欧米伽大陆的高山别院探监。

维尔弗雷多在阿卡的那件事儿之后,一直都在高山别院服刑,或者说软禁。除了生活无聊了一些,缺少娱乐活动之外,每日里练功看书,日子过得倒是清闲。

不过他看起来老了不少,头发已经花白,好在身体倒是没瘦,精神状态看起来还好。

三皇子管辖下的米拉诺城目前和帕里帕奇奥家处于敌对状态,老公爵他们没让德文去接,也没敢从米拉诺走,他们绕了个大圈,借道若漫城的多莫传送阵才来到了欧米伽大陆。

高山别院并没有多莫,他们一行人只能传送到元老院,之后再座驯鹿拉的马车过来。那种马车是会飞的,并且敞篷,欧米伽大陆此时还下着小雪。德文见到老公爵裹得像个粽子一样,即便如此还是冻得脸色铁青,胡子和眉毛上都挂着冰渣子。

“您这又是何苦,”德文急忙搀扶住他,“我早说了去把你们接过来么。”

“咳咳,”他双腿略僵直地下了马车,“老长时间不活动了,想要走动走动,谁能想到穿的这么多还是这么冷?”

老公爵的舌头都冻得有点直,话也说不利索。好在进了高山别院的范围之后,温度有所回升。

欧米伽大陆冬季的平均气温少说也有零下二三十度,不过高山别院是个例外,这里有火山和温泉,并且是个山谷,所以温度并不算很低。冷热交加,蒸腾的水汽给这里的景色带来了一片朦胧。

即便是在严寒的盛冬,高山别院也是有花草的。除了随处可见的腊梅之外,还有盛开在冰湖里的水雪莲。可见与其他地方相比,至少这里关押的犯人,过得并不比外边的平民更差。

姐妹片之「清新日系」唯美写真

这也没有办法,能关押在高山别院的,基本都是各国贵族或富商,或者和巫师沾亲带故的人,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有特权阶层的,这一点无法改变。只不过在这个世界,这一点被摆在了明面上,并且没有人认为有什么不妥。

维尔弗雷多正揽着阿卡在自己的那座别墅牢房门口等着大家,按照规定,他不能离开自己的院落。虽然高山别院的安保措施几乎约等于零(只有几个魔仆负责提供饮食等,也负责管理秩序),但是所有人还是老老实实地遵守。因为每个人都清楚违反的后果,若是有人敢尝试越狱,那么抓回来后恐怕就没有福分关在这里了。

老夫人却皱了皱眉,她不悦地问德文:“荻安娜呢?怎么不见那个丫头?”

德文听后一愣:“哦,她留在学校呢,我没叫她。”

在德文看来,高山别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虽然环境不错,但名义上总归是牢房。若不是自家有人关在这儿,谁愿意在这新年之际往监狱跑?这也太不吉利了吧。

“你为什么不叫着她?”老夫人训斥孙子,“不是告诉你了,是家族聚餐嘛?”

是家庭聚餐啊?德文眨了眨眼睛,他看到了安福斯托斯和抱着小哥兰的菠姬,这不奇怪,人家是正经夫妻。还有老公爵的义子约瑟夫和耶芙夫妇,这也不奇怪,每次家庭聚餐都少不了他们。大伯母身旁站着艾尔通和莫顿,同样不奇怪,既然阿卡都来了,那么其他庶出的子女也得一视同仁。只是站在小爱德华身后的娜迪是什么鬼?德文嘴角抽了两下。

哦,合着这未婚的也算啊?那阿卡是不是该把什么洛伦佐·美第奇也给叫过来?

小爱德华好像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得意地冲他扬了扬眉毛,让人想用拳头砸在他脸上。

“好吧,我知道了。”德文努力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从嘴里吐出了言简意赅的四个字,“下次一定。”

“哈哈哈哈哈——”

这时,只听隔壁的屋子传来了一阵疯子般的大笑声,德文被吓了一跳,不悦地抬头。

对面的阳台上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精神好像不太正常,那人穿着一个打着补丁的袍子,看起来像是巫师袍,只不过也太旧了一点。

“哈哈哈——小巫师,还有两个!哈哈哈,杀了你们!”

他说话间,双手猛地往前一伸,磅礴澎湃的法力汹涌而出,德文如临大敌,急忙举着魔杖,将一面银盾召唤出来,挡在身前。

那疯子的攻击激起了防御法阵,空中闪过了一片网格状的光幕,将他的攻击拦下,并没有对德文造成任何的影响。看来对于有些人,元老院也不是什么防御措施都没有的。

“哈哈哈哈哈,胆小鬼!”

那老疯子在阳台上嘲笑德文,并对他做鬼脸,德文皱了皱眉,收起了法术,有些奇怪道:“这个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嚣张?”

维尔弗雷多和他做了这么久的邻居,倒是清楚他的来历:“瓦安斯内格,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巫师,被关押在这里已经超过一百多年了,活活地被无聊给逼疯……不过放心吧,他和我们不同,元老院对他还是有所防备的,他跑不出来,魔杖也被没收了。只是整天发疯,吵得人睡不好觉而已。”

阿卡吃了一惊:“黑巫师也被关在这里么?”

“有一部分是的,”德文点点头说道,“数量不多,大部分悬赏榜的黑巫师都会直接死在战斗中,不过也有少部分没骨气的会被抓。若是没有犯什么滔天的罪行,便不会被送到安乐池执行死刑,而是收押在这里。”

不仅是黑巫师,其他犯了法的巫师也是一样。比如曾经的元老院**师萨勒曼先生,因为想要对毛哥利进行人体研究,也被关押在了高山别院。不过他终究没有丧失理智,只能算个极端的主星“民族主义者”,所以危害性不大。

德文他们走进了维尔弗雷多的房子,一家人吃饭聊天,说这些家常,度过了今年的盛冬节。

fpzw

Tagged